現在卻突然有了機會。

0

所以有許多人想要爭搶這個名額。

長安大學建立於天命九年,和玉京的大明皇家學院,新京的啟明大學,撫遠的昌隆大學原先並稱大明四大頂級院校。

簡稱四大。

可是隨着時間的發展,漸漸的,昌隆大學和啟明大學逐漸落後。

畢竟這兩個大學所在的位置經濟有些略差,而玉京的一些高校正在迅速追趕中,徐庭的大明建築學院已經正在取代他們原先的地位。

唐文通擦了擦面頰,身子鞠躬道:「老師,那我先離開了。」

「嗯,別忘了告訴你的事情,一定要放在心上,雖然你的幾率比較小,但也不是沒有可能,去東洋長長見識也很不錯。」一位中年男子慈祥道。

「老師,我記住了。」

唐文通回道,然後徐徐退下。

走出屋子后,他一邊說的時候一邊思考這個問題。

去東洋,還要耗費三年的時間。

如果不去東洋,憑藉他現在的實力,能直接入朝為官,從七品官做起,但是,去了之後,回來還要繼續考。

這次考上七品官也費了不少的功夫。

而且從來沒有先例可循,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。

所以,唐文通拿不定主意。

新婚燕爾,妻子也懷着孕…..

正需要他的時刻,所以唐文通有些為難。

「哎,我想去還不一定有可能呢,一個學院只招10位學生,競爭太激烈了。」唐文通拋掉煩惱,事情還沒有定局,自己想去還不一定去呢,為這個發愁不值得。

老師想讓自己去東洋長長見識,畢竟東洋的風土人情迥異大明。

唐文通剛剛到宿舍,便聽到了舍友的談話聲。

「子陽,你報名了嗎?」

「當然報了,這麼好的事情為何不報名,不僅提供各種費用,還能免費去東洋玩一玩,我跟你們說呀,這回來肯定受重用。」

唐文通停下了步伐,眉頭皺了一下。

只聽到屋中的聲音繼續響起。

「你怎麼知道?」

名為子陽的男子解釋道:「前段時間我回家,正好碰上了宗族舉行會面,在宴席上,一位長輩說的,他的身份不簡單,應該不是假話。」

「此話當真?」

「我還會騙你不成。」子陽撇了撇嘴。

「那我也要報名。」

「嗐,報上吧,沒準就符合條件呢。」

「我也是瞎貓碰死耗子,這麼多人,哪裏能輪的上我,肯定是給那些貴胄子弟了。」

名為子陽的男子沉黙片刻:「也不一定,否則也說不過去,但我聽說,已經定了4個名額了。」

「那還有六個啊。」

唐文通聽到舍友驚呼一聲。

「嗯嗯。」

唐文通推開門,屋中的兩個人下意識的扭過頭來。

「子陽回來了啊!」名為子陽的男子身材挺直,面貌清秀,帶有一股氣質,一看就不是普通家庭出身。

唐文通和他同住兩年,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,只知道一件事情,張子陽家裏非同小可,而且是純正的大明人,學識很高。

雖然比不上自己,但在學院中也能排在前列。

而另一位,則差一些,是普通明人出身,沒有張子陽家中顯赫的地位,但也衣食無憂,未來的路也穩穩噹噹。

比他的起步門檻高很多。

長安大學有五年制度,前三年是公共的課程,第四年開始分流,在這一門檻,也要刷掉一部分人。

差不多相當於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區別。

當到了第四年,每個人就開始有了自己的老師,擁有了不同的方向。

前三年的時候,唐文通還能看見不少和自己類似的人,殷人出身。

可是到了第四年,有了一個非常明顯的變化,那就是殷人數量迅速減少,他在這一群人中,可以說鳳毛麟角。

大部分都是明人,或者大富大貴之家。

後世的共和國也差不多。

一般農村或者小縣城的孩子,一班能上到大學就殊為不易,大學生的層次也比較低,有少數的人走過獨木橋,擊敗無數對手后,才能進入更高一層次的大學。

到了大學會發現一個很顯著的特點。

985.211大學出身的學生。家庭條件一般都不算太差,平均水平都非常好,基本是來自中產階級以上。

而到了清華北大。

基本沒有窮人出身的孩子了。

就連名義來自農村的都迅速降低。

階級固化正成為一個現實問題。

大學已經無法培育一個學生實現階級躍遷的本事。

而且還有很大可能還不如父輩呢。

幸虧,新大明還是新生國家,有大部分利益等待着去佔有。

而且,唐文通能夠走到現在,離不開新大明的開放政策。

唐文通笑着打招呼。

幾人相處的很好,張子陽平時態度很好,沒有什麼所謂的優越感,也沒有仗勢欺人,反而為大家提供了不少的便利。

「文通,你報名了嗎?」

唐文通遲疑一下,說道:「還沒有。」

張子陽:「快報名啊,你的機會比我們多大。」

見唐文通還有些猶豫。

張子陽問道:「是否因為弟妹的問題?」

「嗯,是有一些,她剛剛懷孕,這一走就是三年,有些…..」

「才三年而已,未來能省不少時間,如果你的妻子和岳父知道后,也會支持你的。」

張子陽勸說道。

唐文通的妻子是一位明人,岳父家是普通明人家庭,雙方一拍即合,唐文通想娶一個明人女子,而他岳父家也找不到什麼明人男子。

而且他和妻子之間關係非常好。

不過想想未來,聽完張子陽的話,覺得非常有道理,他點點頭:「好,我這就去報名。」

說完,唐文通轉身,就去報名。

。 「秦董,你別管我……你快走……!快走啊……!我賤命一條,死了也就死了,你就別管了!」倪金雨面色悲慘,視死如歸,大喊道!

他試圖往白若霜的槍口上撞,對白若霜大吼道,「白若霜……有種你就開槍!開槍啊!」

倪金雨這是要激將法,逼白若霜開槍。

他不想拖累秦蒼穹。

寧可自己一死了當。

可。

倪金雨這般視死如歸。

秦蒼穹又怎可能,放任他不管呢。

白若霜說的對。

他的確,太重情誼。

為兄弟,兩肋插刀。

這,是他這一生,最大的弱點。

「哎。」秦蒼穹嘆息一聲。

「冤冤相報何時了。何必呢。」

他倏然抬頭。

望着走廊對面的白若霜。

而後。

他的右手,輕輕一抬。

罡氣,席捲而出……!

內勁外放……!

「轟……!」白若霜整個人,措不及防,只感覺身軀,被一股無形的氣浪掃中。她的嬌軀當場直接被掀飛出去……!!

秦蒼穹一步一步上前。

來到倪金雨身旁。

四周,那群保鏢們面色猙獰,試圖上前動手。

秦蒼穹眼眸一凝。

「滾。」一聲喝,一字之威,瞬間席捲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